麻豆传媒映画纹身男演员


“哼,冤枉你?腳和嘴都長在你自己身上,難道還有人*迫你到本公主面前告狀不成!來人啊,趕緊把他拖出去,省得在本公主面前礙眼!”沐卿清厭倦了這些勾心斗角,生氣的大喝道。

聽到命令,殿外的侍衛頓時跑了進來,一把擒住段天羽,架著他往外邊走去。

段天羽哪里甘心就這么把命搭進去,用力掙開侍衛的束縛,拼命的朝蘇陌涼爬過去,“彭公子,你救救我!看在我們這幾日朝夕相處的份上,幫我跟公主說說情吧,求求你了!你的大恩大德,我沒齒難忘!”

蘇陌涼見他這般可憐兮兮,倒是想賣個人情給他,旋即朝公主開口道,“公主,我想他做出這種事兒,應該是一時糊涂!雖然耍了些心機和手段,但到底是沒有陷害公主,罪不至死。相信,他若不是想要得到公主的寵愛,也不會做出這么荒唐的事情來,看在他對公主一片癡心的份上,就饒了他吧!”

沐卿清聽到這話,無奈的搖搖頭,“你啊,就是太善良了,他剛才分明還想拖你下水,你倒好,竟然還為他說情!什么癡不癡心的,本公主心里有數,你不用替他說好話?!?/p>

“公主,我剛到府上,認識的人不多,結交的人就更是稀少,你就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,賣個人情給我,讓我跟府上的公子們搞好關系吧!”

段天羽雖然蠢了點,但也不是完沒用,要是就這么死了,的確有些可惜。

所以蘇陌涼打算救他一命,以后或許還有用得到的地方。

沐卿清聽她都這樣說了,自然不好拒絕,隨即望向段天羽,冷哼警告道,“這次于晏為你求情,那本公主暫且饒了你的狗命,只是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,拖出去杖責一百,以儆效尤!”

話落,侍衛便是再度上前抓住他,用力往外邊拽,聽到只是責罰,段天羽心里松了口氣,沒有過多掙扎,因為雖然一百大G能把他的P股打開花,但也總比丟了性命強。

這對殘暴冷酷的公主來說,已經是格外開恩了。

看到段天羽被拖出去了,沐卿清才有些心煩意亂的揮手,“好了,你們都回去吧,本公主要休息了?!?/p>

粉紅色的喵少女

蘇陌涼和金涵逸聞言,都是識趣的抱拳行禮,退出了玉翎殿。

從里邊出來,金涵逸才停下腳步,沖著蘇陌涼笑著道,“彭公子,今天讓你看笑話了,不過這樣的事情時有發生,你在公主府待久了,也就習慣了!只是我還是得給你一個忠告,在這里邊,是沒有朋友的,更沒有同情一說。你同情別人,別人未必會來同情你,甚至有時候還可能反咬你一口!”

“哈哈,侯爺這意思,是不滿意我為段天羽說情嗎?”蘇陌涼挑眉,飽含深意的望著他。

金涵逸笑了,“倒不是針對段天羽,只是給彭公子提個醒而已!好了,我還有事兒,就不陪彭公子,先走一步了?!?/p>

蘇陌涼聞言,微微頷首,目送他離開。

隨后,她也帶著汐諾朝瀾月閣的方向走去。

汐諾對于段天羽一事兒,還有諸多疑惑,忍不住詢問道,“主子,既然你一開始就不想段天羽白白死了,那為何之前不跟他說明白呢?”

要是早跟他說明白了,也不至于鬧出這么多事兒來,讓金涵逸得了便宜。

蘇陌涼輕輕揚唇,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,“要是一開始就說了,他未必覺得欠我人情!而我在關鍵時候,救他一命,這個意義可就不同了!”

人對錦上添花的東西都是不太在意的,只有雪中送碳,才最讓人感激。

“可是,他萬一不感激主子的救命之恩,還有別的心思怎么辦?”

“你別忘了,他的敵人可是金涵逸,他就算有別的心思,也不得不來找我,畢竟在緊要關頭,只有我能替他說得上兩句話,今天就是最好的例子!”蘇陌涼胸有成竹的道。

果不其然,沒過兩天,段天羽就找上門了。

蘇陌涼見他來了,立馬吩咐汐諾備茶。

“晏弟不必客氣,其實我今日來,就是想跟晏弟道歉的!”段天羽愧疚得道。

蘇陌涼自然知道他說的是告發金涵逸一事,旋即大度的揮揮手,“段兄,不用放在心上,都是過去的事兒??!”

“唉,都怪我愚昧,那日沒有聽你的勸,才上了金涵逸的當,若是我聽了你的,就沒有這些事情了!”經過這兩天的深思熟慮,段天羽自然是什么都想明白了,心里也十分的后悔。

那日蘇陌涼讓他不要多管閑事,想來是擦覺到了什么,可是他被仇恨蒙蔽了眼睛,腦子也變得不清不楚,所以才干了傻事兒!

“只是我沒想到,金涵逸竟然動了殺心,要將我置于死地!”想起金涵逸的歹毒,段天羽就恨得咬牙切齒。

蘇陌涼聞言,卻是勾唇一笑,緩緩呷了一口茶水,淡淡的反問道,“段兄,難道到現在你還認為金涵逸是要殺了你嗎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段天羽突然聽到這話,神情一愣,眉眼里添了幾分疑惑。

蘇陌涼見他一臉茫然,不禁笑了起來,“當然不是!金涵逸身為駙馬,手段計謀又比你厲害,他要殺你,早就殺了,何須等到現在!其實他想最置于死地的是我,而不是你!”

“可是我和他早有恩怨,他處處壓制我,為難我,早就看我不順眼了??!”

“他處處壓制你,為難你,不一定就是想要你的命,我想他那樣性子的人,應該是不不屑于殺你,只是單純的折磨你!”經過這些天的相處,蘇陌涼大致摸到了些金涵逸的脾性。

那人表面溫和,實在內心十分的驕傲,他或許記恨段天羽,但在他那么驕傲的人看來,段天羽或許根本不配當他的對手,所以他只是用自己的方法折磨他,來達到他報復的快感而已。

而她剛到府上就獲得了公主的寵愛,言行舉止,應該讓他感受到了威脅,所以才動了殺她的念頭。

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