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果下载app视频免费


打人的人更加加重了力道,一邊打一邊罵:“我家公子看上你家妹子是她的福氣,還敢拒絕,死了也是活該!你這一次次鬼鬼祟祟的跟蹤著我家公子,分明居心不良,不是想偷東西,就是想對我家公子不利,有區別嗎?”

年輕公子嗤笑道:“不知死活!給我活活打死!”

華元明辜鴻信對視一眼,剛開始不知道這些人之間的恩怨,不敢貿然插手?,F在聽了他們之間的對答,了解了事情的大概,一股怒火不由沖塞心臆。

他們在江湖中行走的時候,就知道這世間,很多事有強權,沒公理。

沒想到,京城里面,天子腳下,竟然也會有這樣的事。

這分明是仗著自己有錢有權勢,草菅人命。

兩個人想也不想的出手,把那年輕公子手下的七八個人拉開,將來已經被打的半死的人扶起來。

那人看起來也才二十多歲,濃眉大眼,粗手大腳,雙手布滿老繭,滿臉悲憤絕望,眼角出血,嘴角也被打破了,樣子十分凄慘。

見竟然有人敢管自己的事,那年輕公子臉色一沉,喝道:“你們是什么人?連本公子的事也敢管,誰給你們的膽子?”

華元明二人在江湖中,原本也就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義士,何況現在明顯是在年輕公子逼死了人命不說,還在繼續欺人。逼死了人家妹妹,又要打死人家哥哥,沒遇上也就罷了,這當面遇上了,要是不管,枉為俠義之人!

華元明道:“我不管你是什么人,我只問你,他說的是真的嗎?你真的逼死了他的妹子?”

年輕公子看著華元明的眼神,好像看著一個死人,滿帶著優越感地道:“你問?你配問嗎?本公子殺個人跟踩死一只螞蟻似的,不要說他們兄妹兩個賤人,便是你們?本公子也想殺就殺!”

和服少女

這時已經是傍晚?這條街上沒什么人,所以這年輕公子分外囂張。

濃眉青年被打得很慘?手臂都被打折了?他用感激的目光看了華元明和辜鴻信一眼,聲音在絕望之中又有一些擔憂:“兩位大恩大德?我只能來世再報了,他有權有勢?你們快走吧?再不走就走不掉了!”

“走?走得了嗎?”錦衣公子轉向他的下人們:“把這兩個不知死活多管閑事的家伙也給我打死了!”

這個人絕對是華元明辜鴻信到京城來之后遇上的最囂張的人,沒有之一,他們連皇孫都見過,可他們見過的皇孫彬彬有禮?風度瀟灑?氣韻內斂,滿身都帶著尊貴的氣息,卻不仗勢欺人,就讓人自然而然的心中深處贊賞和服從之心。

面前這個人,論身份貴重?難道還能比得過皇孫?可他的架子卻比皇甫宇軒要大得多了。

尤其是知道他真的害死了人,現在還要囂張行兇?華元明辜鴻信覺得不能忍了,就算他們想忍也忍不了?因為那七個下人眼里帶著殘虐的惡意圍攏過來,有人甚至拔出了兵刃?都是極易攜帶的短劍利匕。

拔出武器后?這七個人的眼色也變得更加兇殘了?對著兩人就攻了過來,出手狠毒,沒有留半分余地,顯然是想取他們兩個的性命。

而且從這七個人的熟練程度來看,這種事他們已經做了不止一次了。

華元明辜鴻信對視一眼,他們雖然是小小的三等校尉,但是要論真正的身手,他們的頂頭上司,京畿衛統領裴義昌都不見得是對手。

這七個家人雖然兇悍,也有幾分本事,對付普通人綽綽有余,但是在兩個人面前就不夠看了。

不到一刻鐘,七個人就被打倒在地。

看到自己的家人被打倒,那錦衣公子臉色黑沉,竟然并不跑,而且還冷眼看著,只不過眼里面的殺氣越發濃郁了。

那濃眉青年看到這一幕,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,不過他也更擔心,更急切地道:“兩位恩人,你們趕緊走吧,不然一會兒就真的走不了了!我一條賤命死不足惜,不能再連累你們了!”

華元明道:“路見不平有人踩,他們欺人太甚,你又沒有錯,你不用怕他們!”

辜鴻信輕輕扯了扯華元明的衣袖,他感覺有些不對勁,但凡一個人很囂張,總是有一些資本的,這里是京城,天子腳下,這么囂張,肯定背后勢力不弱。

換成以前他根本不會在乎,什么叫俠義之士,就是不畏強權,伸張正義,就算以一人之力是螳臂擋車,也要把車輪扎出一個洞來。這才是一往無前,義無反顧的大俠。

可現在他的心態發生了微妙的變化,因為入了軍職,有了品階之后,也知道了京城之中的權力劃分。

權力越大,勢力越大。

他們會有和他們勢力相當的朋友,親戚,還有許多門生,幕僚,而且他們很有錢,非常有錢,俗話說有錢能使鬼推磨,還能收羅很多好手在身邊!

對面這年輕人敢當街殺人,身后的后臺肯定很硬,萬一是哪個高官重臣的子孫,以他們兩個江湖人的身份,對抗不了那樣的大家族;以他們兩個三等校尉的身份,那當然更加有如云泥之別!

剛才酒喝多了,沒想這么多,活動了筋骨之后,傍晚的涼風一吹,酒醒了不少,心里頓時有了一些忌憚,見華元明還要沖過去打那個錦衣公子,嚇得立馬拉?。骸叭A二哥,先別沖動!我們只是要救人,別把矛盾鬧大了!”

這么一勸,華元明也清醒了一些。

辜鴻信上前一步,道:“這位公子,我們無意與你為敵,不過你當就要打殺人命,遇上了,我們不能不管!只要你放過他,這件事就這么過去,我會勸他和公子化干戈為玉帛!公子若是執意傷人,畢竟人命關天,又在天子腳下,傳出去對公子的名譽也有損害,不如就此罷手如何?”

濃眉青年似是難以置信的看了辜鴻信一眼,不過,很快咬咬牙道:“這件事與兩位無關,你們的恩義,我下輩子再報,你們不用管我,快走吧!”